主办单位: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四川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

扫描二维码

自律管理承诺 网络谣言曝光台
四川野猪种群调控的背后:能治本 但实操却有困难
2021-05-24 09:45:05    成都商报

近日,为科学预防和处置野猪危害,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,四川省林草局向各市(州)林草主管部门下发通知,依法开展野猪种群调控。野猪危害有多大?以野猪为代表的人兽冲突能否得到缓解呢?

“头猪二熊三虎四豹,论危险程度野猪排第一。”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林草局野保股股长李八斤表示,他们那的野猪已经泛滥了有十年,草场上多的时候有五六十只,田地里一般三五成群,一年四季都有。

对于依法开展野猪种群调控的通知,李八斤既高兴也有担忧,大家越来越重视肯定是好事,但开展野猪种群调控并不是简单的猎捕,从最开始的种群数量、种群结构等情况的调查,到最后实施猎捕,每一步都需要专业人士参与,人力物力财力缺一不可。

野猪周周见 来一趟两三亩地白种

甘孜州雅江县有十七个乡镇,其中牧区三个,半农半牧的两个,其他的都是农区。农区的主要农作物有土豆、小麦、青稞、玉米。另外还有一些农户种了苹果树和梨树。牧区的农户主要是以放牧牛羊为主。“农区每户大概有两三亩地。”李八斤介绍说,现在当地的小麦和青稞刚刚发芽。野猪来一趟,两三亩地就基本白种了。体重大,加上一对獠牙,野猪在当地可以说是横向霸道,没有人,也没有兽治得了它。

“一年四季,每周都能见到野猪,大的能有两三百斤。”李八斤表示,野猪一般都是晚上来。为此农户专门在地里装了电灯,以及录了放炮声的喇叭。开始五六天还行,过了就又老样子了。当地人开玩笑说,没有音乐,它们还不来吃了。除了野猪,当地还有白马鸡、猕猴、豪猪、黑熊。农户修了栅栏篱笆也没用,白马鸡飞进去,豪猪打洞钻进去,猕猴黑熊就更不用说了。

除了农区,牧区的草场也未能幸免。“草场上成群的野猪,多的时候有五六十只。”李八斤表示,庄稼毁了还能再种,草场的承载量有限,越来越多野猪的出现,不仅是和牛羊抢食的问题,还有可能引起草场沙化。

野猪是“三有动物” 猎捕须申请

上述以野猪为代表的野生动物泛滥的情况,在当地已经持续了约十年。干了二十年野保工作的李八斤回忆说,1998年开始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,差不多2010年左右成效逐渐显现。而雅江县的人兽冲突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当地的黑熊、白马鸡、猕猴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野猪、豪猪是“三有动物”(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、科学、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),除非经申请许可,否则都不能猎捕。野猪破坏庄稼有时候就是几个小时的事,根本来不及申请许可,野猪就已经走了。

野猪下崽一窝就是十几个,加上几乎没有什么天敌,数量增长很快。为了解决以野猪为代表的人兽冲突,李八斤和同事们也想了很多办法。最开始他们自己筹措了四、五万元作为人兽冲突的赔付资金,农户每年交六元钱,就可以“参保”。当时由于资金有限,赔付的钱基本只够重新买种子。2018年,雅江县引入了正式人兽冲突保险,县林草局出了二十万元投保,农户还是交六元钱就可以参保。保额为两百万元,当年实际赔付了四十多万元。

就农户而言,赔付不光可以重新买种子,还涵盖了人工费等其他费用,比之前高了不少。“今年的人兽冲突保险正在谈,包括赔付标准等。”李八斤表示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这个险肯定是要亏本的。保险公司之所以愿意提供这个险,是因为县上将该保险作为了购买森林保险的附加条件,不然没人会愿意做这个亏本买卖。但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种群调控能治本 但实操却有困难

近日,四川省林草局向各市(州)林草主管部门下发通知,安排部署了野猪种群调控处置工作。通知明确,县级(市、区)林草主管部门,可组织或委托相关机构,对本行政区域内的野猪种群数量、种群结构、分布及活动范围等情况进行调查,掌握其集中分布区域、主要危害区域和危害类型,对超过生态容量、给当地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严重危害的野猪种群,制定猎捕措施等种群调控方案,报县级人民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和乡镇实施。

“大家越来越重视人兽冲突的问题肯定是好事。”李八斤表示,种群调控可不是简单的猎捕,包括猎捕雄性还是雌性;猎捕年老的还是年幼的等等很多细节。种群调控治标治本,对人、动物和整个生态环境都有好处。但从前期调查,到后期执行猎捕措施,都需要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,目前没有专门的资金,实际操作有一定困难。如果以后有更具体的实施细则就更好了。

另外李八斤表示,猎捕野猪可不像大家想象枪响猪倒那么简单。之前他们曾组织森林公安对野猪进行猎捕,成功率不高,没有专业的装备想要击毙野猪并非易事。而四川省林草局的通知中也提到了,实施野猪种群调控野外猎捕具有专业性和一定风险性。具备条件的县(市、区)可依托当地社区居民、退伍军人等社会力量组建专业猎捕队,并可选聘当地老猎人为队员或顾问,在相关部门监督指导下开展。暂不具备组建专业猎捕队伍的地区,可由当地政府委托有关力量或邀请其他地区专业猎捕队伍实施。(记者 林聪)